和评测无关.
只是一小段心路里的短暂停留.
是那个CS横行的时代.种下的愿望.终于达成.

 

 

“每当我听见忧郁的乐章.勾起回忆的伤
每当我看见白色的月光.想起你的脸庞”
那一年.提及阿哲.就会想起这首歌.

 

 

同样是那一年.
提及白房提及Dust2就会说起CS.
和那些在视野里远去的昔日王者Heaton.NEO.Johnny R.

 

 

我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看Johnny R.火车死亡服的Demo.
也记不清是第几次看那熟悉的几人.
穿着画厂Logo的队服轮番站在FPS界最高的领奖台上.

 

 

没有感同身受.也不见得会殊途同归.
谁看见失败者落泪.谁知道英雄惺惺相惜.

 

 

赛场上剑拔弩张.赛场下推杯换盏

 

 

那是一个时代的梦想.那个青葱年少的热血男儿在记忆里种下的愿望.
那个没有职业选手做解说.解说买烤鱼片.烤鱼片又机器通过碎肉+调味品加工出来的年代.
有的.只是纯粹

 

 

一切的一切都无比纯粹.
纯粹到你宁愿放下现在得到的所有.
回到那个两瓶啤酒.一个鸡架.一晚上Dust2的时代.

 

 

那句我经常挂在嘴巴的话.
梦总会醒.人还是要放下过去.继续前行.

P.s
那一年大爱CS.于是知道了WCG. 知道了Potti.NEO.f0rest.HeatoN.SpawN… .
那一年心里种上了Frag eXecutors的信仰. 知道了QPAD. 也走进了外设这个圈里